有你在身旁,负了天下又如何。

如果有来生

鹰婕Jane:

 

只背上一个包,城际穿梭。

最重的物品唯有相机,再无其他。


离开天津时穿上黑色呢子大衣,

南方冬天会穿的衣物。

奕把墨绿色围巾往我脖子上一圈,

说,戴上吧,北京晚上很冷。


珍在私信里给我留言,长长的好多段。

她说,亲爱的妖孽,那封沉甸甸的家书已经收到了。

眼睛在触到“家书”二字时,寒夜里突然暖了起来。


“我现在才逐渐明白孤独真的是生命的本质”。


我傻乎乎的珍,真的是从混沌逐渐走向明晰。

我明白你说的心里忐忑,

毕竟真相都应有一颗强壮的心才能承受。

给自己多一点时间,自处或交会,行走或安放,

一切形式都不重要,

重要的是,心里的声音能够越来越清晰无畏。


她们说要一起去看红叶。后来却没有成行。

那日我独自等待,阳光极好,城市里潜行。

停下脚步,静立看一棵路旁的树,

顶端已是极鲜艳的黄叶,

不疾不徐悠悠地渐变,

最下面还是盛夏浓绿。

想起我跟扎漫步北京胡同的时候,

看到好多棵叶子黄尽的树,

问她,为何在同一土壤同一日照雨水的条件下,

有些树已黄叶纷纷凋零,有些树却还是绿得盎然。


她摇头。

我自言自语给出一个答案,

可能因为,树的性子也跟人一样,

有急性子,有慢性子。

急性子等不及冬日,自行黄了叶子,

慢性子不管外面变化,悠悠休憩一阵再说。


盛夏时分与曲奇饼于北京相遇。

在那之前,我们一直遥遥以对,

并无期待有天能结伴玩赏侃侃聊天。

分别后,他说,等叶子黄了的时候,

他还要再到北京一趟。


转眼从八月到十月底,

我辗转又故地重游,

那天手机发给他一张照片,黄叶。

他说,好美。


本来想要呆在北国看雪。

枯枝,白雪,萧瑟,寂静。

再喧嚣处也会有辽远空旷气息。

我要拍下那样的场景,

白雪飘落你发间,你微微低头不言语。


突然有些始料未及要面对,

归期一下子提前许多。

反而有种不知所措的惊愕感。

人总是慢慢就习惯了某种生活状态,

快四个月了,回头一看。


离开北京的时候跟K在地铁告别。

一个往左走,十号线。一个向右走,十三号线。

彼此路线不同,就此相别,再见无期。

K说,那晚你喝下那杯Mojito,神情黯然,

我突然意识到,我对你来说,是一个匆匆的过客。


当时我淡淡地笑,

最后跟他说,保重。


我还记得山顶上满天繁星和银河,

黑暗中有静默的矮松,强壮的冷风,

温暖的篝火,人们的笑声。


都是记忆中的诗。不经修饰雕琢就很美。


评论
热度(275)
  1. finnzhao@163.com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尘封的记忆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如果有来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